首席评论|伊朗敢击落「全球鹰」的考量
    3年前

       宋忠平凤凰卫视评论员

       2019年6月20日晨,伊朗防空部队击落一架美军的MQ-4海军版「全球鹰」无人机,也就是为数不多的「海神信使」无人机。伊朗官方说法是这架无人机是在试图进入伊朗南部霍尔木兹甘省库莫巴拉克地区附近的伊朗领空时被击落的。美国中央司令部发言人厄本在被问及是否有美国无人机被击落时拒绝发表评论,但他告诉美联社:「伊朗领土上没有美国无人机。」但有消息人士称,MQ-4C无人机事发当时正飞越国际空域,距离伊朗15海里。随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空军指挥官哈吉扎德表示,伊朗没有攻击一架载有35人的美国P-8A「海神」巡逻机,它与无人机一同飞行。

       伊朗这个军方表态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印证了MQ-4C就是「海神信使」,哪里有「海神」,哪里就有「海神信使」,「海神信使」就是「海神」的力量延伸。第二层含义就是,伊朗专选「海神信使」来打还是比较理智和慎重的。特朗普也说得很清楚了,没有美军伤亡是伊朗的幸运,否则战端必然开启,也说明伊朗很清楚特朗普的秉性,一切为了选票,但可能会面临失去选票时,宁可失去面子也在所不惜。既然能抓住特朗普的软肋,打一架无人机又何妨呢,反正以不死人为原则。加之,MQ-4C不是RQ-4「全球鹰」,是「攻击鹰」,带个M字母的MQ-4C具备挂载攻击型导弹的能力,这也会让伊朗军队很紧张,宁可错杀,也不能让这种「察打一体」的无人机进入伊朗境内实施侦察和攻击双重任务。

       如今,伊朗击落无人机事件已经转为三个领域的博弈。

       一是在国际法上的博弈。

       伊朗通过展示无人机残骸来表明美军无人机侵犯了伊朗领空铁一般的事实。但美军坚称距离伊朗15海里,也就是在12海里之外,属于国际空域,但伊朗认定是在其领空空域击落了来犯的无人机,并且对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附近的军事部署带来了严重的威胁。由于这次出事地点在霍尔木兹海峡,平均宽度只有50公里,约30海里,最狭处的宽度只有38.9公里,21海里,不足24海里,也就是伊朗和阿曼之间的领海具有重叠性,只要进入霍尔木兹海峡最狭窄水域,伊朗就可以宣称进入到了伊朗领空。但霍尔​​木兹海峡属于国际海峡,按照国际法在狭窄的中间水道可以有国际水道,对应也可以有国际空域,但这个界定比较模糊,这就是美国和伊朗在这段时间将会持续较量的主战场之一。而实际上,美国人还有个​​习惯,就是把其他国家的领海划定为3海里而不是12海里,这也是美国我行我素、傲慢惯了。

       二是在网络战领域上的博弈。

       特朗普妄言空袭会让伊朗损失150条人命,本质就是担心伊朗的报复会让没有准备好的美军损失更大,这无助于特朗普已经开始的竞选活动。喊停空袭是为了特朗普好,而不是对伊朗的仁慈。特朗普上任伊始就空袭叙利亚,因为叙利亚没有还手之力,同样克林顿打南联盟,小布什打萨达姆,奥巴马打卡扎菲,都是倚强凌弱,美国不会有大的损失,对美国总统只是加分,但面对伊朗和朝鲜,处理不好一定会失分,特朗普很清楚这本经济账,所以才会阻止「战争狂人」博尔顿的好战建议。

       三是在外交领域的「示弱」。

       美军不打无准备的仗,既然还没有准备好,那就再等等看,搞个反伊国际政治和军事联盟,不战而屈人之兵,甚至靠扶持伊朗反对派来推翻伊朗现政权才是美国优先之选。美国忍了这口气,是不得已的,但如果美国不能重返《伊朗核协议》,逼迫伊朗走向「核武化」,中东将会面临更大挑战,以色列将有重大威胁,那时的美国政府和军队更难以控制波斯人,这对美国只能是另一场灾难。

       极限施压没有前途,政治解决才是最可行的方案,美国必须三思而后行。

编辑:沈凯丽

分享到:
收藏